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慷慨淋漓的意思-一文读懂 为什么不必担心长期“吃不起猪肉”

海外新闻 时间: 浏览:287 次

原标题:一文读懂,为什么不必担心长期“吃不起猪肉”

生猪生产,符合典型的“蛛网模型”。

近期猪肉价格高位运行,受到各方高度关注。有些地方开始补贴猪肉,如南宁市从9月1日起实施猪肉价格干预措施,在主要农贸市场设点限量限价销售猪肉。

在南宁,市场的定点摊位会以低于前10日市场均价10%以上的价格,向市民销售精瘦肉、前后腿肉、五花肉和排骨,与此同时,每位消费慷慨淋漓的意思-一文读懂 为什么不必担心长期“吃不起猪肉”者每日限购1公斤。这被解读为当地对猪肉实行起了“楼市式调控”。

这些举措不乏实用价值,能解眼下之急。实质上,公众也不必对这轮猪肉涨价太忧心,担心会长期“吃不起猪肉”。无论是从国内经济大盘的韧性还是市场机制来看,这都会是杞人之虑。

国内以往的“猪周期”一般在2-3年

生猪生产,符合典型的“蛛网模型”。蛛网理论是由荷兰的J廷伯根、美国的Li舒尔茨和意大利的U里奇于1930年分别提出的重要经济理论。该理论是在分析研究农产品等商品的生产与价格的周期性变化基础上形成的,这些商品大多属于农产品和初级产品,具有较长的生产周期。

按照蛛网模型,每个生产者都按观察到的价格安排生产,本期产量决定本期价格,本期产品少,价格就会上涨;本期产品多,价格就会下跌。价格会在市场上被其他生产者观察到,价格高,下期就会投入更多生产,产量就多,价格就会低,之后生产又会减少。

要而言之,本期产量决定本期价格,本期价格决定下期产量。

市场不断循环。理论上,在这种循环中,市场波动会有不同的趋势,一种是趋向均衡点,一种是波动越来越大,还有一种是波动保持住,按一定规律起伏。

在具体乡韵李东市场中,不可能达到静态的绝对均衡,同时波动也不会越来越大。因为养殖户是会判断周期的,有些会逆周期行事。现代社会也有各种机制来减少波动。

从市场机制看,有期货市场、金融市场平抑风险,也有市场研究机构提供数据,规模化的农场很大程度上能依靠科学来避免这种波动。

从政府机制看,有各种储备、补贴政策。但即便存在种种手段,但最好的、最高效的生产机制仍然是市场机制,依靠市场中的分散决策,来抑制波动。所以,市场机制下虽然会有波动,但这种波动幅度一般很小。

影响产品价格与产量的因素很多。上游产业链,比如玉米等饲料价格;下游的替代产品,比如鱼肉、鸡肉都会影响到某种产品的价格。

实际情况则更加复杂。理论上,现在规模养猪场的生猪出栏时间一般为6-7个月。宰杀重量大约在95-110公斤。但这只是小猪长到90-100公斤的时间,而小猪不能从石头里蹦出来,是母猪生出来的。

实际上的“猪周期”的循环轨迹一般是:肉价高--母猪存栏量大增--生猪供应增加--肉价下跌--大量淘汰母猪--生猪供应减少--肉价上涨。我国生猪业已经出现多次周期性波动,这个周期一般在2-3年左右。

如2003年、2004年,猪价高,导致生猪生产发展很快,结果到了2005年、2006年,猪价又大跌,养猪户不得不大量减少母猪,加上“蓝耳病”发生,总体母猪存栏骤降,结果又导致2007年、2008年猪价涨了。随后,又开始一轮猪价下跌,进而踏入了猪价的上升通道。

一轮周期,大约在4年,从产量低到产量高,周期大约要两年。现在各种原因关闭猪场、猪瘟流行,都是会波及母猪的存栏量。所以这轮生猪的周期,要完全恢复,按以往的经验,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但这也会受多重因素影响。

猪肉价格波动,养殖者不会无动于衷

即便恢复起来需要点时间,问题也不太大。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监测信息处处长辛国昌的说法是成立的——他表示,从肉类总体供应看,考虑到替代品生产发展较快、猪肉消费下降、进口增加等因素,今年肉类供应是有保障的。

这不无依据:一是猪肉替代品生产增势明显。据监测,上半年鸡肉产量增长13.5%,水禽增加更快。鸡肉、水禽的周期更短。而牛羊肉生产周期长,但也有所增加。

二是猪慷慨淋漓的意思-一文读懂 为什么不必担心长期“吃不起猪肉”肉消费需求下降。非洲猪瘟疫情发生以来,猪肉消费受到抑制。1到6月集贸市场猪肉消费量同比下降12%。虽然下半年进入消费旺季,但猪肉价格上涨也会对消费产生进一步抑制,预计全年猪肉需求量减少约10%。

三是猪肉进口增加。上半年猪肉进口81.9万吨,增长26.4%,预计后期进口还有增加余地。此外,部分屠宰企业冻猪肉库存量较高,再加上中央和地方储备调节能力增强,都有利于促进猪肉市场均衡供应。

猪肉上涨对居民正常生活影响大吗?2018年,中国恩格尔系数降至28.4%,再创新低。这意味着,食品开支在整体消费中占比不高,猪肉价格上涨不至于对生活造成无法弥补的影响。

而在蛛网模型之外,有个深层次问题需要特别指出——造成蛛网模型的诸多因素,虽然有波动,但都只是市场之内的因素。这些因素会造成损失,会影响养殖者的决策,但不会影响消费者的信心、不会影响预期。无利离开,有利冲进去而已,这是市场常态。

接下来,有必要去削减非常态的市场外因素对养殖户心理预期的影响。之前,一些地方基于环保的“南猪北养”政策,南方一些省市纷纷按照要求划定禁养、限养区。现在政策调整后,当初的养殖场现在重新被允许修建,可以用稳健政策撑起他们的积极预期。

说到底,就是要相信市场的力量,在此前提下进行相关的政策调控——猪肉价格波动,养殖者不会无动于衷,用积极预期托起其信心,“吃不起猪肉”的杞人之忧自然也会更快被卸除。

□刘远举(专栏作家)